首页 >热菜

持股被冻结、多起官司缠身 上海华信麻烦事不断

2018-12-07 20:23:23 | 来源: 热菜

持股被冻结、多起官司缠身 上海华信麻烦事不断 如果将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华信”)比作一棵大树,那么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华信”)就是树的躯干,上海华信旗下众多的子公司就是这棵大树的树枝,那些“孙子辈”的公司就是树叶。 根据今年1月份上海华信披露的发债文件,截至2017年9月末,上海华信下属控股子公司共计120家。目前,上海华信未披露其2017年年报,外界尚无法获悉其最新的公司构成情况。但第三方机构天眼查显示,目前上海华信对外投资的公司共计34家,其中在2018年前后对外投资的公司有3家。 当前因为债务问题,上海华信坐上“被告”的席位,公司的部分下属公司也受此牵连。另外,公司持有的*ST华信股权也被冻结。 子公司内部管理层巨变 在上海华信子公司中,有3家于2018年前后注册成立,分别为2017年12月29日注册成立的物产中大华信石油化工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物产中大华信”)、2018年1月10日注册成立的嘉兴华信能源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嘉兴华信”)、今年1月16日注册成立的华信国合天然气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信国合”)。 物产中大华信方面,公司的股东分别为浙江物产金属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物产金属”)、上海华信以及舟山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,三者的持股比例为40%、40%、20%。物产中大华信的设立意义非凡,有望成为浙江省首家拥有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的贸易公司。 根据物产中大3月7日晚间的公告,尽管物产中大华信已完成工商登记手续,但是各股东注册资本金尚未到位,也未开展任何业务,物产中大称,相关事项正在协商推进中。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,去年5月,上海华信还在舟山成立了孙公司华信国际(舟山)石油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信舟山”)。后者成立于去年5月17日,是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后第一批招商引资企业,也是首批获得国际船舶保税燃料油经营资质的企业。 不过在今年5月2日,华信舟山内部的管理层发生巨变,其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“詹宏评”变更为“张帆”,同时詹宏评还辞去了公司的高管职位,另一位高管何兆文也于当日辞职监事一职。 据了解,詹宏评曾担任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计划执行局副总经理、现华信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,而何兆文则是上海华信洋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监事,在两人不再担任上述职位后,华信舟山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帆。 对于上述情况变化的原因,记者联系了华信舟山内部人士,其表示不清楚高层的变动原因,同时表示,目前公司正常经营,暂未受到华信事件的影响。 华信高管退出中叶资本 在浙江嘉兴,上海华信还与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人保资管”)、中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叶资本”)在今年1月10日共同出资成立了嘉兴华信。 公开资料显示,嘉兴华信的主营业务为非证券业务的投资、投资管理咨询。记者通过第三方机构“企查查”了解到,彼时人保资管认缴出资额136亿元,持股比例为59.9621%;上海华信认缴出资90.8亿元,持股比例为40.0335%;中叶资本认缴出资100万元,持股比例为0.0044%。 值得注意的是,在5月8日,人保资管退出了嘉兴华信的股东层,这也意味着上海华信变更为了嘉兴华信的大股东。 而上海华信与中叶资本关系匪浅,据中叶资本官网介绍,它是一家以绿色经济和服务经济为主要投资方向的投资管理公司,核心业务包括直接投资、私募股权投资、风险投资、夹层投资、资产管理以及咨询顾问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此前多位华信系的高管在中叶资本任职,不过在今年4月16日,多名华信系高管退出中叶资本。 当天(4月16日),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执行董事、总裁陈秋途选择不再担任中叶资本的监事长;中国华信能源集团董事局董事,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执行董事陈爱国、上海华信证券董事长郭林则退出了中叶资本的董事层;中国华信旗下控股子公司,上海市华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也退出了中叶资本的股东层。 华信系一众高管集体离开中叶资本的背后原因引人遐想,5月18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致电中叶资本了解情况,不过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 对于上述三家上海华信今年新设的公司,其所需投入的注册资金总计103.8亿元,在当前情况下,上海华信将如何应对?记者在5月18日多次拨打上海华信电话,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5月21日,记者来到上海华信的办公地,不过大门外安保人员未让记者进入。 密集诉讼缠身 眼下,对于上海华信以及众多子公司而言,更大的烦恼则是密集的诉讼。 记者通过“企查查”了解到,截至5月19日,上海华信共涉及21起法律诉讼,涉及的案由包括“质押合同纠纷”、“金融借款合同纠纷”、“借款合同纠纷”等,起诉人包括银行、自然人以及保理公司。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梳理发现,自3月1日起至4月3日,上海华信及其子公司共进行了19笔股权和股票等资产抵质押事项,其中涉及标的包括华信国际、海南华信、湖南华信等,而上海华信目前最大的债权人国开行则作为质权人出现了7次。 不过随着债务清偿问题暴露,越来越多的质押合同纠纷出现。比如在今年3月28日,中国光大银行(4.030, -0.04, -0.98%)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长宁支行(以下简称光大银行上海长宁支行)诉上海华信的“质押合同纠纷”原本应在上海长宁法院开庭,合同标的总额超8000万元。不过根据《中国经营报》的报道,因上海华信提出管辖异议,下次开庭时间将另行通知。对此,截至发稿,记者未能获得正式消息。 另一场诉讼——涉及两份金融借款合同的“金融借款合同纠纷”,同样是光大银行上海长宁支行起诉上海华信,定于5月9日开庭。5月21日,记者致电上海长宁法院,后者并未接受记者的采访。 此外,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营业部起诉上海华信,涉及“金融借款合同纠纷”的案件也即将于5月28日在上海的法院开庭。记者了解到,今年3月9日,上海华信曾将持有的华信国际1亿股质押给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营业部。 截至5月19日,上海华信持有的*ST华信13.84亿股,全部为无限售流通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60.78%。上海华信所持*ST华信处于质押状态的共计8.68亿股,占其所持公司总股数的62.74%。 不过上海华信目前所持有的*ST华信的股权已经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法院予以冻结,*ST华信披露的公告显示,上海华信作为被执行人出现在了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、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、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等的司法冻结执行名单中。 截至5月19日,上海华信所持处于司法冻结状态的共计13.84亿股,占*ST华信所持公司总股数的100%;上海华信被执行司法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合计为126.18亿股,超过其实际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数。 此外,在接下来的5月和6月,上海华信还将迎来密集开庭潮。记者通过“企查查”了解到,算上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长宁支行5月起诉的两起诉讼,仅5月份,上海华信需作为被告开庭9起。部分诉讼的被告除了上海华信外,还包括上海华信国际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、上海华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、中国华信等,而原告则包括银行、自然人、保理机构等。 (责任编辑:张明江) 免责声明: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 邮箱:finance@china.org.cn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桥式滤水管公司
12Cr13不锈钢板
硅酸钙板
小儿低烧怎么处理
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
高密碳化硅喷嘴
宝宝有点发烧怎么办
儿童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
小儿发烧吃什么药

猜你喜欢